生活旅遊
2018-12-12-星期三
◎台北廣西同鄉會 │ ◎勁車網 │
 
 





《師父的責難》 文/蓮生活佛 盧勝彥
【記者李桂馨台北報導】人問:「盧師尊在自己的文章中,提到自己學佛時,受到諸多師父的責備,為什麼師父會責罵你呢?」

我答:
「做弟子的,難免有錯。我又不是天生的聖賢,做錯事,本來就應該被罵。」
「你心中怨恨嗎?」
我答:
「學習師父的佛法,感恩頂戴。時時憶念師父的恩賜,豈敢有怨恨。」

曾經有這樣的一回事:
我的弟子喜歡去見師公「吐登達吉上師」。
吐登達吉上師考驗他她。
「盧師尊,根本是蠢蛋。」
「盧師尊教不會你們的。」
「盧師尊不值得去皈依。」
「盧師尊的法是邪法。」
 …………。

嚇得諸多弟子,屁滾尿流,他她離開師公之後,便退了道心,把皈依證書退還我處。
等我去見師父時。
「吐登達吉上師」卻安慰我:
「盧師尊,你收的那些信心不足的弟子,我一一幫你篩了一篩,考一考他她是不是一皈依。那些考不過的破銅爛鐵,垃圾弟子,不要也罷!真正有信心的,這才是真正的弟子啊!」
我感激「吐登達吉上師」。
我的師父正是用心良苦。

師父說:
「密教皈依是一皈依,是淨信。我三言兩語就把他她退了,那些爛蘋果的弟子,要他她做什麼?他她才是蠢蛋。」
所以,師父責難我,也是另有他義。

    ●
我被了鳴和尚責難甚多!
我被吐登達吉上師責難,比比皆是。
我被薩迦證空上師責難較少。
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則沒有。
普方上師一些些。

在顯教方面,我的第一位皈依師父「印順導師」,三論宗的宗長。寫了一本書「我與盧勝彥」,整本書是責難我的。
我的反應是:
師父可以責難弟子。
弟子不可以責難師父。
我錯的,我改過。
我沒有錯的,我忍辱。
我永遠恭敬「印順導師」。

我的認知是:師父肯責備我,那是我的「福份」,表示師父的心中,還有我這位不成器的弟子,自己被重視,才有可能被責難。
如果師父一味對你,不理不睬,也不讚賞,也不責罵,任你死活去,這才是危險的,師父責罵來了,表示有「份量」的。

想一想「米勒日巴」祖師吧!他被「瑪爾巴」大師無理的折磨。
痛苦萬倍。
但,「米勒日巴」為了求法忍辱一切,一切的責難全擔當下來。
這樣才能成大器。
(玉不琢不成器)

最可笑的是,現代「草莓族」的年輕人,根本毫無忍辱之力。
罵他一句。
他就退了道心。
反罵師父十句,還仇恨師父呢!最最可憐!
2010/09/12

   
 
Copyright © 2012 自立晚報.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權所有,禁止擅自轉貼節錄